佚困

[全职高手][全员向]similar

[全职高手][全员向]similar 1

1.小学生文笔

2.ooc严重

3.逻辑混乱


[全职高手]similar[微伞修]

 

  叶修是被击打着窗户的暴雨声惊醒的,他习惯性地抬手抓了抓头发,瞥了眼计算机右下角显示黄色预警的天气预报撇撇嘴。苍白色的计算机光线映得男人的脸在近乎于完全黑暗的房间中显得憔悴。揽了离自己最近的一罐饮料,却发现记忆中从未被开封过的瓶盖已经被拧开,皱了皱眉想着或许是自己睡迷糊记错了。叼着饮料瓶口,移动鼠标点开桌面上唯一一个图示。指腹摩挲了一会绘着荣耀文字的键盘,叶修很喜欢光滑的按键表面给手指带来的安全感,他眯着眼睛喉咙里哼唱着不成调的曲子,手指灵巧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文档中随着敲击声输入出一篇类似于日记一样的文字,或者说比日记更加单调,只是一段机器数据一样的流水账。

  如同往常一样。

 

  X年X月X日暴雨

  

  在计算机前睡着了,一会出门去肖时钦那里买零件。

 

  输入完今天半天行程的男人身体向后仰去如释重负地叹口气,手指仍搭在键盘上轻轻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指腹与键盘轻触发出小小的敲击声,在一片夜色的寂静中倒也悦耳。视线不经意瞟到一边被打开的饮料,伸手拿起饮料瓶盖想起这往日难打开的瓶盖今天运气好打开了,叶修脸上露出孩子气的笑容。挑了挑眉随手在键盘上输入:

 

   今天,运气一定很好吧。

 

   他站起身拎了把伞走出门,顺手拿起桌上的饮料习惯性地摇晃着玩,看着浅蓝色的液体随着动作荡起小小的波纹,一圈一圈,轮回流转。

   叶修突然感到有些头晕,他仰头将饮料一饮而尽,扔进了垃圾桶。

 雨水胡乱地打在透明的伞面上,仰头可以看见灰蒙蒙的天和被迫强烈撞击在伞面后无力滑下的水珠,苍白的高楼在暴风骤雨中无声颤抖着。奄奄一息。

  肖时钦的店里叶修居所不远,出门右拐走一段路就到了。店门上挂着的小风铃被风吹得几乎倒挂,叶修瞅了瞅它想起肖时钦家的孙翔平日里无聊就蹲在店门口玩风铃,皱了皱眉顺手摘下来带进店里。

  刚进门就迎上一晾衣叉一挑,了然于心地侧过头躲过袭击。面前年轻的小伙儿得意洋洋地大喊:“龙抬头!”

  “这技术还不熟练啊孙翔小同学。”叶修抬手推开堪堪擦过发际的叉尖,瞅着人愤愤不平的样子乐了。伸手安抚孩子似得揉了揉他头,更引得小伙子拿着晾衣叉就往他脸上招呼。肖时钦连忙拦住人,拉着孙翔在角落里说了什么,他脸色方才缓和下来,哼了一声转身掀起内室的帘子走进去了。

 叶修在售货台的桌子上扣了几扣,“和上次一样。”肖时钦心领神会地从售货台下翻出一包机械零件。在交给叶修时手顿了顿,“你还在弄那个机器人?”

“当然。”叶修指尖覆上机械零件,反复摩挲着似在确认其真实性。“还有那不是机器人,那是“人”。”

 “知道知道,记得你还给他起了个名是吧?”肖时钦见人没有走的意思,干脆搬了把椅子坐下组装零件。“你这零件省着点用,临界那边已经开始腐化了。”

 叶修望着窗外如瀑大雨摇摇头,“已经开始了吗?看来是坚持不到做完了。”他拎着机械零件在眼前晃了晃,又问“NPC呢?”

  叶修肖时钦他们是在一天夜里被传送到这的,白天当他们醒来时,撞入眼眶的是与寝室不一样的天花板。叶修的第一反应是完了被弟弟抓回来了,还搞夜袭这招够狠。然而当他起来时却发现整个屋子空无一人。客厅里只有一张蒙了灰尘的写字桌,上面摆着一台只有Word的电脑。厨房的冰箱里装满了泡面,足够他们吃一年。这座城市的边缘是一道能腐蚀一切的透明屏障即临界,屏障笼罩了天空,人无法出去,也没有生命危险——除非他们从楼顶上跳下去。城中游荡着没有脸的人类——叶修将他们称为NPC,与他们对话他们只会重复地回答:similar,similar,similar。

  同时他们会很快遗忘掉事物,比如今天所做的事,明天就立马会忘记。只有来这之前的记忆能保存。

  并且他们似乎忘记了一个对于他们生命很重要的事物——来时之前就有的存在。

  每天他们都在想尽办法回想起那个事物,然而一无所获。

  “npc还没有撞到临界过,孙翔天天去蹲点检查。”肖时钦皱起眉,似乎机械出现了错误。

  “话说小肖啊,”叶修语调里带着突然提起的欣喜,他指了指肖时钦正在摆弄的机器人。“这玩意儿和那个存在有关系吗?”

  “当然了叶神。”他拿起机器人对着光,眯起眼睛仔细检查着。“非常重要。”

  门突然被撞开了,苏沐橙半肩被水淋湿似乎是因为在雨中未能好好撑伞的缘故。

她抬头,吐出一句令众人惊讶的话,“NPC穿过临界了。”